当前位置: 可萌心情网 > >句子大全 >日升月恒(日升月恒是什么意思啊)

日升月恒(日升月恒是什么意思啊)

时间: 2022-10-26 04:12来源:互联网整理 作者:海子 点击:

日升月恒星门移是什么生肖

1、日升月恒,汉语成语,拼音是rìshēngyuèhéng,意思是如同太阳刚刚升起,月亮初上弦一般;比喻事物正当兴旺的时候;旧时常用作祝颂语。出自《诗经·小雅·天保》。2、成语注释:恒:音“更”,月上弦。3、成语出处:《诗经·小雅·天保》: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日升月恒牌匾

意为正当兴旺。近义为蒸蒸日上,日为太阳,太阳为皇帝,皇帝又为龙。生肖龙

日升月恒的拼音

日升月恒,汉语成语,拼音是rìshēngyuègèng,意思是如同太阳刚刚升起,月亮初上弦一般;比喻事物正当兴旺的时候;旧时常用作祝颂语。出自《诗经·小雅·天保》。

恒:音“更”,月上弦。如同太阳刚刚升起,月亮初上弦一般。比喻事物正当兴旺的时候。旧时常用作祝颂语。

《诗经·小雅·天保》:“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

名词解释:

太阳(Sun)是太阳系的中心天体,占有太阳系总体质量的99.86%。太阳系中的八大行星、小行星、流星、彗星、外海王星天体以及星际尘埃等,都围绕着太阳公转,而太阳则围绕着银河系的中心公转。

太阳是位于太阳系中心的恒星,它几乎是热等离子体与磁场交织着的一个理想球体。太阳直径大约是1392000(1.392×10⁶)千米,相当于地球直径的109倍;体积大约是地球的130万倍;其质量大约是2×10³⁰千克(地球的330000倍)。

日升月恒可以用来祝福人吗

释义 恒:音“更”,月上弦。如同太阳刚刚升起,月亮初上弦一般。比喻事物正当兴旺的时候。旧时常用作祝颂语。 出处 《诗经·小雅·天保》:“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用法 联合式;作定语、补语;比喻事物正当兴旺的时期 示例 明·归有光《震川集·少傅陈公六十寿诗序》:“德与年而俱进,如~。”

日升月恒是什么生肖

欢迎你打开九号酒馆的第410篇故事

世界上1%的人关注了九号酒馆

感谢你也是其中一个

楔子

 

 “沙……嗒——嗒……”

  碎石从断崖上落下,在岩壁上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蔺然心神一凛,立刻收回已经悬空的脚。

  耳畔传来“嗒嗒”的马蹄声,愈来愈近,如同千军万马纷至沓来,一下一下重重的踏在心头。

  最后为首的黑马掀起前蹄长啸一声,稳稳地停在她面前。

  蔺然揩去嘴角的红色,敛眉抬眸直视眼前轻骑上的白衣人。

  他同样也看着她,墨黑色的眸子古井无波,深邃而冷沉。

  “晏青……好一个百里晏青。”她眼中的沉痛稍纵即逝,声音很轻,语气却冷如深谭寒冰,“你要杀我?”

  百里晏青默而无言,就连眼神都没有变动一下。

  瞧瞧。

  这就是当初她豁出命救回来得忘恩负义的东西!

  ——“不论如何我都会亲手杀了他,替我师父报仇。”

  ——“这是你的事,而我,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也一定会亲手将你抓回来,不论海角天涯。”

  她践行了自己的诺言,而他,亦然。

  蔺然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苍白地笑,既是自嘲,亦是释然。

  倏地,她冷了眼眸,将手里的剑提至胸口,脚迈开一步作出攻击的姿势:“我的命就在这……”顿了顿,笑容是那般戏谑,“来拿。”

  红衣翩飞,宛若扶桑。

  她话音一落,百里晏青就毫不犹豫地抽出腰侧的剑,剑光凌厉。

01

 

 “喂,你叫……什么名字?”

  耳畔传来极其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满地横尸,血流成河。

  蔺然一身红衣站在尸堆中央,哦不——应该是跪在尸堆中央,一手扶着剑,一手捂着胸口,尽管全身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尽管连呼吸都是传遍四肢百骸的剧痛,尽管说一句话就气血翻涌,她还是咬着牙:“蔺然!”

  “蔺然……”他喃喃地应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随后就闭上了眼。

  蔺然,是他最后的记忆。

  等他再度醒来得时候,他就只记得自己叫晏青,而她,叫蔺然。

  “不是吧?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看到晏青眼中的茫然,蔺然几乎气得要掀桌子,“那也就是说你忘了追杀你的那群人是谁,也不知道要如何找他们报仇?”

  她一直住在山里,算是一个枕石漱流的隐者,遇到晏青的那天她正躺在树上小憩。

  蔺然自诩不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但那些人不仅扰了她的清梦,还一上来就喊打喊杀,蔺然气不过,自然和晏青归到了一个阵营。

  她的武功本是极好,但寡不敌众,最后虽然屠了他们,自己也身受重伤,险些丧命。

  奈何晏青伤得比她还重,说完那句话就背过气去了,不知死活。

  她撑着剑缓了许久,才勉强站起来,秉持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精神,将还剩下一口气的他拖回了自己在山里盖得小屋子里。

  没想到他伤得那么重,竟然还是挺过来了。

  却……

  丧失了记忆?

  这就意味着她找不到上次将她打成半残废的人的教唆者了?!蔺然向来都是眦睚必报之人,怎么受得了这个气,也难怪她想掀桌子了。

  晏青抬眸看了她一眼,平淡无光的眼底还是充斥着茫然。

  这样一对比,好像被追杀、然后又被刀剑捅得半死不活的人是她蔺然似的。

  蔺然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强忍着怒气,瞪眼前这个人:“那你还记不记得别的什么人或事?比如你家住哪里?家里还有谁?”快告诉她,她好把他送回去啊!

  这昏迷的一个多月以来他每天吃她的喝她的,还要她守在床边照顾,不行,她必须要找他家人讨钱!

  当初若不是看他衣着不凡,想着日后可以好好讹上一笔,她早把他丢出去了!

  谁料他皱着眉思考了好一阵,仍是摇头。

  合着闹半天她捡回来的是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二愣子?蔺然欲哭无泪。

  最后,她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门道:“你走吧。”

  “你要赶我走?”晏青的眼中流露出那种很无辜很无措的、就要被抛弃了的慌乱,后来还不忘添上一句,“你不要我了吗?”

  蔺然险些吐血,到底也经不住他那样的眼神,一跺脚:“随便你吧!”

  谁让她心善呢,就当是为子孙后代积德吧。

  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桌旁的晏青才收回目光,斟了一杯茶水浅呷,嘴角又是一扬。

02

 

 “说过了多少次了,你脾胃虚寒,不能吃凉的。”

  话音未落,蔺然刚啃了一口的大黄梨子被某人劈手夺过,她登时急了眼,就要去抢回来。

  “晏青,你长本事了,连本姑娘的东西都敢抢!”谁给他的胆子?在这才住了半年就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了?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抢了。”晏青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抬手一抓一扣,就将她束缚在了自己身前,而后优哉游哉地啃了一口她的大梨。

  “晏青!你这个强盗!”

  屋后惊鸟一片。

  最后梨子只剩下核了,他才肯松开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蔺然气得想去找剑,一剑将他劈了。

  他却不知从哪拿出来一把荔枝,她瞬间就熄了火,扑上去一把抱入怀里。

  “放心,这个没人和你抢。”看她跟母鸡护崽似地瞪着他,他不禁失笑,抬手捏了一把她的脸。

  蔺然塞得两个腮帮子鼓鼓的,才想起来问:“也没见你下山,荔枝是打哪弄来的?”

  “摘的。”他气定神闲地喝了口茶。

  “下回我也要去!”她又往嘴里塞了一颗饱满多汁的,满足的眯起了狭长的凤眸。

  “好。”

  说着,晏青的目光投入了窗外延绵不尽的绿色,眸子深了几分。

  他在这已经住了半年了,尽管每天睡前都会冥想一段时间,但是记忆却没有一点要恢复得迹象,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而且他感觉这件事……特别重要。

  “你是不是想家了?”蔺然剥开最后一颗荔枝放进嘴里,见他神色怅然,不禁起疑。

  “家?”他凝眸,重复了一遍。

  “对啊,你已经离开这么久了。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会想家的。”她的笑容淡了一点,到最后几近湮灭,“如果,我也有家的话。”

  她没有家,甚至连家人都没有。自打她有记忆以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一个人。

  唯一一个陪了她八年的人是她的师父,他在大雪天里捡到险些冻死路边的她,给了她能填饱肚子的热馍馍,教会她足以自保的武功。

  “那你师父,去了哪里?”

  “他……”

  蔺然有片刻失神,话到嘴边却难以启齿。

  师父死了,就死在她面前。

  师父是最爱干净的,往日里白袍加身,一派仙风道骨,那天白色却被污秽的血染成了刺眼的红。

  彼时扶桑漫山,殷红胜血。

  他说:“然儿,日升月恒,来日方长,你须好好的活下去。”

  所以,她就在这深山之中苟活至今,没了师父,便再没有人会管束她,更没有人会借口她脾胃虚寒和她抢梨。

  蔺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是什么心境,但是她知道,若非遇见晏青,她恐怕这辈子都是一个人。

03

  

 “晏青你说,我把吃剩下的荔枝核埋在院子里,是不是也可以长出荔枝树来?”

  蔺然怀里捧着荔枝,心满意足地从山里回来,她笑起来得时候一弯眉眼如同月牙,梨涡浅浅。

  晏青却没有回话,身子兀的僵直,双眼死死地盯着屋门。

  “晏——”蔺然皱眉,不待开口也看见了那群穿着黑色长袍的陌生人。

  其中一人微微侧首,露出半边皓容。

  这个人……

  蔺然心头一颤,一种难以置信地窒息感席卷上来,面前的人影和七年前一剑捅入她师父心腔的人重合,她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当初追杀我的人,是不是他们?”晏青并没有注意到她血色尽失的脸,踌躇问道。

  “不是。你先在这待着,我去看看。”她不动声色地沉敛眼眸,紧了紧怀中的荔枝,也没心思管身后的晏青说了什么,笑着迎上前去。

  七年了,从一个毛头丫头出落得亭亭玉立,她自信这个人定然认不出她来。

  “公子何人,在小女这破茅屋前张望些什么?”蔺然笑容清浅,人畜无害,一边扬起怀中荔枝,“喏,要不要尝尝看?”

  “这屋子是姑娘的?”故秋翻手推出,拒绝了她的“好意”,正色道,“姑娘在此久居,可曾见过一个人?”

  “人?什么人?”她的笑容愈发灿烂,眼底的温度却低至极点,“小女山中隐居已有数年,见惯了伐樵的农人,赶考的书生,若公子指出姓名特征,小女或许还能有些印象。”

  “他叫晏青,百里晏青。”

  他字句清晰,声声砸入她耳。

  原来,他竟是百里家的人。

  当年百里故秋率世人进山,浩浩荡荡无穷无尽,他们一把火烧了半边苍穹,山雪断了最后的退路,师父与其周旋十五日余,最终倒在他暗矢冷剑之下。

  世人道师父是妖邪之辈,偷习妖术,杀人嗜血,无恶不作,若不诛之,则不可胜诛。

  唯有她知,那术法的确妖异非常,师父是受人构陷才不得已而习之,可他宁愿承受百虫噬心之苦也不曾伤她分毫。

  狗屁妖邪之辈,狗屁杀人嗜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百里公子小女不曾见过,倒是知晓一位温姓公子。”她指尖捏紧荔枝,笑道,“温戍,您可认识?”

  故秋猛然一震,浑圆双眼满是震惊:“你是什么人?”

  “小女蔺然,温戍之徒。”

  话音未落,她便扬起手中的荔枝挥了出去,颗颗蓄力已久,如同飞石般凌厉。

  被击中的人嗷嗷叫,故秋反应极快,抽剑劈碎朝脑门而来得那一颗,抬剑就朝她刺去。

  蔺然赤手空拳,只得步步后退,躲避那凛冽的剑风。

  百里故秋一剑劈来,她心神一凛,已然无路可退,手腕突地一紧,随后她便跌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04

 

 “离我远点!”蔺然数不清自己是第多少次转头对身后那个男人怒吼,眉宇间的不耐已经到达顶峰。

  晏青置若罔闻,上前扣着她的手将她按在一块大青石上,盯着她汩汩冒血的肩头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记得这附近有可以止血的草药。”

  “百里晏青,你聋了是不是!?”蔺然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难缠的人,当初腆着脸皮赖在她家便罢,现在把所有事情都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并且让他滚他居然也无动于衷,“弑师之仇,不共戴天!”

  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你可以杀了我为你师父报仇。”

  “你以为我不敢是不是?”她迎上他的目光,冷声道。

  “你敢,”晏青兀地笑了,比以往都要明媚,“但你不会。”

  蔺然看着他的笑,莫名失神,待得反应过来时,晏青已经转身寻药去了。

  直至他的身影逐渐隐没在重重树影中,她才收回目光,抱膝蜷缩在青石板上,等着他回来。

  其实,她若真想远离他,大可以扭头就走。

  可她,还是等到了他回来。

  晏青上手撕她的袖子,她竟红了脸,乐得他合不拢嘴。

  她瞪了他一眼,而后将目光投入暮色:“不论如何我都会亲手杀了他,替我师父报仇。”

  “这是你的事,而我,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也一定会亲手将你抓回来,不论海角天涯。”他一丝不苟地替她处理伤口,听到她的话心中也没有任何波澜,语气平平,“这些都是后话,就算我们真有刀剑相向的那一天,也与当下无关。”

  “你是不是想起来了?”她突然出声。

  “是。”

  从见到故秋那一刻起,他曾丢失得一切都回来了,包括记忆,包括使命。

  谁都没有再说话,夜色绵延,空气安静得能听到风拂衣袂,篝火燃烧。

  ……

  后来的故事颇为简单,蔺然伤好后不告而别,晏青重回百里一氏。

  未久,百里家遇刺,百里故秋殁,传闻刺客红衣胜火,身矫同鬼魅。

  百里晏青主动请命,缉拿元凶。

05

 一剑封喉。

  蔺然一愣,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百里晏青神色波澜不惊,收回染血的长剑,身后马上那人目眦尽裂,摇晃了两下就坠倒在地。

  霎时间,剑锋与剑鞘摩擦发出得声音响彻云霄,百里晏青近身五人呈包围状将他护在中心,其他数十人抽剑与其争锋相对。

  “蔺然,上马。”

  他敛眸,朝她喝了一声。

  蔺然没有犹豫,脚尖点地借力而起,轻巧地越过包围圈,稳稳当当地落到了他身后的黑马上。

  七人厮杀,最终杀出一条血路。

  其他五人做掩护,他二人得以脱困,晏青回望一眼身后血河,眼眸深邃。

  七年前的那场腥风血雨由百里家而起,温戍无意中得到的那本秘法乃是百里家祖上传承下来的武林绝学。

  然而秘法诡谲多变,非一般人能够研习,心性不定之人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暴毙身亡。

  江湖险恶,三人成虎,秘法渐而传为妖术。

  百里家族内混沌,几代人之间的纷争纠葛全因那本秘法而起,为了得到秘法,百里一族长孙百里故秋撺掇江湖各派讨伐温戍。

  温戍死后,秘法重回百里家族内长老之手,对外声称秘法早已在大火中焚毁成灰。

  后来东窗事发,百里家选择弃卒保帅,将多年来被百里故秋打压而一直隐忍的百里晏青推至风口浪尖。

  当年追杀他的人,无非是眼红秘法,欲杀其据之。

  十五年的恩恩怨怨,如同过眼云烟,策马扬鞭踏红尘,身后是过去,眼前是未来。

  途中晏青弃马,在蔺然一阵惊叫中将她圈住,笑声清朗。

  “你这是在做什么?”蔺然推搡着俯身压下来的他,呼吸愈渐急促。

  “抓你。”

  晏青曾说过,不论天涯海角他都会将她抓回来。

  抓回他的身边。

  百里晏青生在尔虞我诈的百里一族,见惯了兄弟阋墙,骨肉相残。

  而她,蔺然。一个与他非亲非故却为他豁出性命之人。

  他忘了百里家,却独独记得她。

  日升月恒,来日方长。

  无关风月,一眼万年。

End

你们好

我是故里九书

很高兴认识你们

| 第410篇故事 | 古风驿站 |

|文章有时会同步更新到荔枝FM1898596电台,欢迎收听关注|

| 更多故事我们讲给你听 |

|这里是九号酒馆 |

End

文/故里九书

音乐/《我的将军啊》

顶图/麻海夕微

编辑/顾晞妖妖

封面来自于网络

万马齐喑,将军究可哀

山水有时尽【上】

山水有时尽【下】

鸿蒙情,九尾心【上】

鸿蒙情,九尾心【下】

日升月恒,来日方长

无关风月,一眼万年

JIUHAOJIUGUAN

上一篇:形容坚持不懈的成语(形容坚持的成语)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