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可萌心情网 > >句子大全 >旧时王谢堂前燕作者(旧时王谢堂前燕作者是谁)

旧时王谢堂前燕作者(旧时王谢堂前燕作者是谁)

时间: 2022-11-24 16:03来源:互联网整理 作者:海子 点击:

旧时王谢堂前燕堂前燕

乌衣巷 [唐]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旧时王谢堂前燕下一

出自唐代诗人刘禹锡所作《乌衣巷》,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诗句,感叹王谢旧居早已荡然无存.王谢:王导、谢安,晋相,世家大族,贤才众多,皆居巷中,冠盖簪缨,为六朝(吴、东晋、宋齐梁陈先后建都于建康即今之南京)巨室.至唐时,则皆衰落不知其处.这二句诗描绘了乌衣巷自六朝到中唐的沧桑变化,六朝的脂粉随着秦淮河的河水东去再不复返.繁华的旧梦随着笙歌的散尽再不重来

旧时王谢堂前燕作者是谁

每月不定时会有福利活动

加小酱好友,还有书友群,

姐妹们,还等什么?

关注小酱吧!

记得每日打卡哦!

不知道打卡的姐妹点这里?10.18|福利篇

1 她是个老派的女人。父母从小教导她,做女人要守规矩,要从一而终,要三从四德。她小时裹了脚,嚷着疼,娘用香粉一层一层厚厚的洒在了裹脚布里,娘说,儿啊,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娘的苦心了。她疼得整夜都睡不着,双脚火辣辣的疼,像被热水混了辣椒面烫了似的。她人太小了,裹了脚后又发了几天的高热,即便都这个样子了,她娘还是逼着她下地走路。娘说,儿啊,你若不走路,等过几天定了型,以后走起路来就会变成弓着腰,丑死了。她只觉得还不如让自己死了吧!太疼了,疼得她夜夜都在哭。她想不明白,一贯爱她的爹娘,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地对她呢?人的成长就是在一次次的疼痛中蜕变着。过了好久,脚不疼了,与之相反的是,她再也不能蹦跳了。娘给她做了精美的鞋袜,放在成年人的手心上,显得是那么的娇小。足尖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蜻蜓,只是没了翅膀。她坐在椅子上,看着天空飞过的鸟儿,有时会羡慕地感叹。娘说,女人这辈子,唯一的指望就是男人。娘教她,要谨小慎微,寡言少语,莫成为那些疯疯癫癫的野丫头!她手里捧着一本书,听了娘的话,小小的脸上满是惆怅。她有时候也会怀念,曾经可以肆意奔跑的日子。可是,那份恣意,已经全部被她的爹娘亲手折断了。她的脚出了名。爹娘为此沾沾自喜,决定要提高女儿的彩礼。城里的大户人家看中了她,有个穿着打扮很华丽的老太太,摸着她的手一遍遍地赞叹着,又仔细看了看她的那双小脚。夸她是难得的好姑娘。老太太说,城里的丫头疯起来没个边儿,娶妻娶德,太疯癫的不适合当老婆。她一辈子也没去过城里,据说那里有很高的楼,还有洋人的教堂,路上的人多得像蚂蚁。她有些害羞,低着头红着脸。老太太更满意了。下好定,她就这么被人相中了。老太太是来给孙子相看的,出手又阔绰,爹娘看了那些东西,很是开心。她望了望老太太离去的身影,只觉得心里有些不舒坦。却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2 她第一次进城,是因为夫家小少爷要退婚。娘说,让她亲自去城里走一趟。娘坚信,任何男人看了她的脚,都会疯狂地爱上她。所以,她坐上了马车,一路摇晃着来到了城里。城里的人真多啊!她小心翼翼地掀开了马车的帘子,看到路上的人,有男有女。原来女人也可以上街啊!她这样感叹着。她的到来,给夫家带来的不是喜悦,而是阴霾。小少爷大喊大叫,说这门婚事他不同意!她就这么俏生生地站在门口,因着小脚支撑不住,她把手搭在了门框上,一身老式宽袖上衣,裙子加了十六条飘带,跟小少爷看起来像是两个时代的人。反观小少爷,他穿着时兴的西装,剪短了头发,发型梳得锃亮,因着挣扎得太过,几缕碎发垂在了额前,倒显得他没那么成熟了。更像个抗拒家长的熊孩子。小少爷乍一见了她,眼睛里先是惊艳,却在看到那双小脚的时候,突然迸发出来了浓厚的不满。「你们罔顾人伦!我怎么会娶这样的女人?她一不能走,二不能跳,除了在家里念些酸诗,还会干什么?」小少爷不满地怒吼着。她眼眶里的泪就这么掉了下来。大颗大颗的,好像蛟人的眼泪,似乎能落地成珠。小少爷看到她哭了,有一瞬间的愣怔,即便知道自己方才说出口的话不中听,却还是扭过头去不想辩解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凭她哭成什么样呢!小少爷这么想到。老太太被他气病了,绑着抹额躺在雕花大床上,拉着她的手,说让她安心。「那个逆子!他再张狂,还能越过我去吗?都是你们惯的,让他留那劳什子的洋!我好好的孙子,成了如今这般洋不洋中不中的样子!」老太太对着小少爷的父母骂着。她低着头,刘海儿垂了下来,遮住了眼下的红肿。3 小少爷家很大,非常大,有一个非常外国式的白色大理石喷泉,上面有个雕刻的白色小人儿,光着屁股。她头一回经过只觉得面上滚热,刚要移开目光看向别的地方,结果又一眼看到了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她看着那些雕像,脸「腾」的一下就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似的。她是个小脚,走路原就不稳当,这下一个腿软,竟差点儿跪在地上。得亏老太太派来接她的小丫头片刻不敢离开她身边,这才稳稳地扶住了她。小丫头年纪比她还要小,却是个干惯了活儿的「老人」了,刚扶着她的胳膊,就觉得扑鼻的香味钻进了自己的四肢百骸似的。小丫头看着她的脸,有一瞬间会觉得小少爷真的没眼光。她就这么被强制留下来了。爹妈感恩戴德,压根不提接她回去的话。老太太握着她的手,一连喝了三碗参汤,精神抖擞地说要跟孙子斗到底。她觉得有些害臊。未婚男女共住一起,与伦理不合。老太太对此嗤之以鼻。「他不是讲究新派吗?男的女的都搂在一块儿跳那洋舞,你又何必怕这怕那?有奶奶在,晾他也闹不出什么花样了!」老太太对她的喜爱,就像是找到了能跟新派的小少爷抗争的理由似的。她觉得,自己更像是个工具人。小少爷的爹妈没有插话的权利,生怕惹了老太太不快。其实小少爷的妈倒觉得,娶妻自然要娶一门门当户对的才好。只是小少爷的爹是个愚孝的,老太太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小少爷的妈自然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小少爷的妈穿了一件旗袍,衩都要开到大腿了。她头一回见到若隐若现的大腿,只觉得新奇。小少爷的妈岁数也不小了,怎么腿上的皮肤这么光洁呢?小少爷的妈笑了,拉过她来,送了她一双最流行的玻璃丝袜。她摸着那滑溜溜凉丝丝的玻璃丝袜,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脚,最终也没留下来。她每天都要用头油梳头,一丝一丝地没有任何的凌乱,就连额前的刘海都是板板正正的。宽大的袖子上绣着一朵又一朵的梅花。这样老式的样子,也只有她跟老太太会穿。脑后的发髻用一枚银簪簪了起来,简约大方。她出门的时候,隔壁的房门也打开了。是小少爷。4 小少爷长得不差,高高的个子,皮肤也白,不像她爹那样粗糙干枯,对她也没有很差劲。只是不多言语,见了她也只是点点头,目不斜视地走掉了。她觉得有些失落。小少爷的抗争,从一开始就已经失效了。两个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她又是那么个温柔贤惠的性子,即便小少爷再怎么厌恶这桩婚事,却也无法继续冷言冷语地对她。一看到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少爷只觉得愧疚。时间长了,两个人也有了短暂的交流。她看书的时候,小少爷也新奇地凑过来,问她在看的是什么书?她羞涩地说道:「列女传。」小少爷嗤之以鼻,认为那都是打压妇女意志的书本。她涨红了脸,头一回跟他争辩,尽管是小小声的。「女,女人活着,要有气节!」小少爷难得见她还有情绪起伏这么大的时候,瞬间起了逗弄的心。「小不点儿的人还讲究气节呢?」她察觉到小少爷是在跟她玩闹,一时羞涩,索性转过身子去不理他了。小少爷一脸悻悻然,悄没声地溜了。她回过头来,看到小少爷离去的背影,偷偷地吐了吐舌头。在这里住着,一切都是新鲜的。小少爷偶尔会兴起吃吃洋餐。她说自己是中国胃,怕是吃不惯那洋人的菜。小少爷双眼含笑注视着她,她的脸立马就飞上了两片彩霞。老太太觉得很满意,这不,闹来闹去,两个人逐渐熟悉了起来,再也不争锋相对了。小少爷故意使坏,让厨子把煎了三分熟的牛排端在了她的面前。她看着那肉里带着血的牛排,只觉得一股子恶心的感觉,胃里好像在翻江倒海。可是小少爷正在看着她,她闭了闭眼,抖着手用银叉戳了一下那块牛排,鲜血瞬间就滋了出来。小少爷一见了她惨白惨白的小脸,登时便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一桌子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蠢,蠢蛋,哈哈,你果然是个听话的蠢蛋!」小少爷捧腹大笑,笑到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又羞又气,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她觉得小少爷这样说她,很没有礼貌。自古就是出嫁从夫,女子不可与丈夫顶嘴,否则就是犯了七出之罪。所以,她只能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小少爷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他把自己面前煎了全熟的牛排端给了她,又特别贴心地教她如何拿刀叉。老太太又气又笑,脸上的褶子都舒展开了,指着这两个人道:「这猴儿!成天捉弄他媳妇儿,瞧瞧,这会儿子又上赶着教人家怎么吃牛排,这乱七八糟的刀叉看得我头晕,快快给我拿筷子来!」早就有小丫头给老太太把牛排剪碎,老太太拿了筷子吃了几口,撇撇嘴,说不如爆炒牛柳好吃。她的小脸依旧通红。小少爷双手环在她的身前,手把手教她怎么切牛排,她只觉得小少爷的手温温热热的,像是夏天家里那张宽大的蒲扇,能包裹住她的整张小手。小少爷也是心神荡漾,他只是出于礼貌想要教她,不想看到她成天像个老太太一样,她应当是活泼的,乐观的,像那些大家小姐一样骄纵,而不是这样乖巧听话,浑身暮气。新派杰特曼就该对女士彬彬有礼,不知道为什么,小少爷一对上她就忍不住生出一种想要逗弄她的想法。就比如此时此刻,他紧紧地包裹着她的小手,鼻息间闻到的是一股若有若无的馨香,不是香水的味道,有一种小时候童年的记忆。小少爷突然觉得,他不想放开自己的手了。5 外头乱糟糟的,听说,有学生游街示威,警察抓了几个领头的,学校方面正在努力交涉想要保住几个学生。她觉得心里很慌,小少爷一直说要打仗了,虽然她没有经历过战争,却也知道,万一真打起来,像她这样裹了小脚的女人,是跑不远的。那些洋鬼子红毛绿眼睛,长得像地狱里的恶鬼。小少爷听了她的担忧,又是一顿惊天动地的笑。小少爷笑够了,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她,柔柔的,像羽毛拂过心头。他告诉她,洋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她懵里懵懂地听着,满脑子都是小少爷。尽管外头正乱着,可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其他人的生活。越是有钱有权的,越不在乎这些事。小少爷家要举办舞会,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身份出席。况且,舞会啊……她捧着一本书,怔怔地看着门上的雕花出神。小少爷家是一幢二层洋楼,一楼弄成了时兴的新式装修,到处都是白色金色的浮雕,地板铺的也是华丽的大理石,一块一块都能照出人的影子。楼梯的扶手光洁细腻,做成了环绕式。她在丫鬟的搀扶下从楼梯上缓缓走下,喧闹的人群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她来得大概很不是时候。心里有些闷闷的,说不清是种什么感受。她依旧穿着自己带来的衣裳,宽大的袖口,宽大的裤腿,隐隐约约遮挡住了她的那双小脚。三寸金莲的红色绣鞋,忽隐忽现。她的眼眶里蓄着泪,有一种被剥光了丢在人堆里的羞耻感。恰在这个时候,一身西装拄着文明棍的小少爷突然对她伸出了手:「来,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们。」她的心头松弛了下来。小少爷的妈只说让她参加,别一个人闷在房里,老太太年龄大了不愿意参与这样的交际,却也同意让她多见见人。她心中打鼓,实在是不想穿小少爷的妈给她准备的旗袍。那些衩,都快开到她的胸口了。却不想,在一群穿了洋装的人群里,属她最让人瞩目。这样老旧的衣裳,不仅没人再穿,相反,连绣花这样的手艺,也已经很少有大家闺秀再去学习了。她今天穿的是一身浅杏色绣素色蝴蝶的花纹,蝴蝶翅膀让她用几根略微彩色的丝线巧妙地绣了几针,既不显得过于素净,又不会因为蝴蝶的花样而凌乱。有个穿着洋装头上还戴着夸张面纱礼帽的小姐突然一把掀开了她的裤腿。那位小姐捂着嘴巴,尖着嗓子叫道:「你们快看!她是小脚!」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她的脚。她本还在安静地听着小少爷的介绍,或者微笑着点点头,却不防被人一下子将自己的双脚暴露了出来。她眼眶瞬间就红了。那位小姐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声音尖锐,仿佛被鱼刺划破的喉咙。其他几位小姐少爷也围了过来,他们窃窃私语着,不晓得在说些什么。她低着头,难堪极了。她想跑,可是小脚又跑不远。她求救地看向被挤出去的小丫鬟,却对上了一双愤怒的眸子。「你们这样真的礼貌吗?」小少爷的脸上带着薄怒,这群人都是跟他家境一致的同窗好友,大家一起留过洋,学过洋文,喝过洋墨水,可他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杰特曼的人,如今都像是八卦嗑瓜子的地头老太太们。小少爷本以为搞这种派对会让她觉得开心,拉她加入进来也好让她明白,新时代的女性都是如何的自由奔放。可没想到的是,失算了。他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心中有一股子莫名的愤恨与烦躁。他想要抱紧她,想要亲吻她失了血色的小嘴,想要安抚她那颗被惊起波澜的心房。6 引起这一切的那位小姐依旧没觉察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她捂着嘴笑得眉眼弯弯:「我们只是好奇,好奇她的小脚罢了,你又何必如此慌张?」小少爷终于知道,他心里头的这股邪火是因为什么了。她与她们格格不入。她努力想要融入进来。她平时见了生人都像惊慌失措的兔子。她绣花的时候侧脸虔诚得像是一位游吟诗人。她的脸上,原本是有光的。她的世界就这么大,是他,硬逼着她跨出那一步。却没想过,她的翅膀早就被剪断了。而那群人,却在耻笑她残破的羽翼。小少爷心头一片荒凉。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怕她会哭泣。那些眼泪,像珍珠一样重重地砸在他的心间,压得他喘不上气来。「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你不能因为自己留过洋就忘了自己的根,裹脚是她的错吗?不,是时代的错!你们不该如此议论一位年轻女士的脚,这样的议论,在哪个时代都是被人所不齿的!咱们虽然接受了新式教育,也不能忘了该如何尊重他人!」小少爷不冷不热地反击了回去,那位小姐跺跺脚,涂成红唇的嘴巴开开合合,却也始终找不到其他理由来反驳。小少爷牵着她的手,强硬地放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像是洋人书里描写过的骑士。她的手搭在柔软的布料上,心也一下子软得一塌糊涂。她的睫毛抖了几下,好像把快要流出来的眼泪都抖回去了。仰起头来,她对着小少爷抿着嘴笑了起来。不远处,一道亮光闪过,小少爷和她同时转了头,这才发现,有好事的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这是她第一次拍照,在家的时候,听老人说,照片里的人都是魂,人不能拍照,拍了照,魂就印在照片里了。她有些害怕,往小少爷那边凑了凑,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小少爷以为她怕那道亮光,只好安慰她说那是相机上的灯。「不,不是的,据说,拍了照片,人就没有魂了。」她扁着嘴,声音哭唧唧的。小少爷听着她这样软糯的声音,心都要化了。「这都是骗你的,家里到处都是我的照片,难道全都是我的魂?」小少爷一扫方才的阴霾,笑眯眯地对她解释着。

书友群互相安利好文

姐妹们快来宝藏群玩耍

郑重声明

              点赞/在看,支持作者的推文哦。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作者

B

旧时王谢堂前燕

乌衣巷朝代:唐朝作者:刘禹锡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首句“朱雀桥边野草花”,朱雀桥横跨南京秦淮河上,是由市中心通往乌衣巷的必经之路。桥同河南岸的乌衣巷,不仅地点相邻,历史上也有瓜葛。东晋时,乌衣巷是高门土族的聚居区,开国元勋王导和指挥淝水之战的谢安都住在这里。旧日桥上装饰着两只铜雀的重楼,就是谢安所建。在字面上,朱雀桥又同乌衣巷偶对天成。用朱雀桥来勾画乌衣巷的环境,既符合地理的真实,又能造成对仗的美感,还可以唤起有关的历史联想,是“一石三鸟”的选择。句中引人注目的是桥边丛生的野草和野花。草长花开,表明时当春季。“草花”前面按上一个“野”字,这就给景色增添了荒僻的气象。再加上这些野草野花是滋蔓在一向行旅繁忙的朱雀桥畔,这就使我们想到其中可能包含深意。第二句“乌衣巷口夕阳斜”,表现出乌衣巷不仅是映衬在败落凄凉的古桥的背景之下,而且还呈现在斜阳的残照之中。句中作“斜照”解的“斜”字,同上句中作“开花”解的“花”字相对应,全用作动词,它们都写出了景物的动态。“夕阳”,这西下的落日,再点上一个“斜”字,便突出了日薄西山的惨淡情景。本来,鼎盛时代的乌衣巷口,应该是衣冠来往、车马喧阗的。而现在,作者却用一抹斜晖,使乌衣巷完全笼罩在寂寥、惨淡的氛围之中。
最新句子